兄弟马叉虫

【盾铁微寡鹰】《糖果屋》——英语课文糖果屋的脑洞

很久很久以前,Tony·Hansel·Stark和他的童养媳Steve·Gretel·Rogers与他们的父亲Natasha还有继母Clint生活在一起。      

有一年,天气是如此的干旱以至于颗粒无收。

为了避免饿肚子,恶毒的继母Clint向他忠厚老实的丈夫Natasha灌起了坏水儿:

“哦~我的honey~如果你不把那两个熊孩子扔到森林里饿死的话,我们全家都会死光光的哦么么哒~”        

Clint不安分的扭动着腰肢,裙摆随着缓缓摇动,他一边摆出兰花指一边娇羞地向丈夫暗送秋波。        

站在一旁光明正大偷听的Tony被恶心的扶墙干呕。

他捂着被辣到的大眼睛。

这样的Clint活像一只老母鸡。

不如他以后叫鸡眼好了。

Natasha无视了另一旁的Tony投来的同情的目光,怜悯的瞥了一眼已经深入到妖艳贱货角色中的鸡眼侠。

她默默地思考着,要不要篡改剧情这只肥大的鸡眼尝尝“真奥义·爽歪歪·大腿绞杀”的滋味。

靠在一旁的Tony百无聊赖地抬手看了看表。

哟。

到时间了。

他翻了翻白眼,正正自己的领子,再次瞥了一眼那旁辣眼的夫妻后“嗒嗒嗒”的跑向自己和童养媳的房间。

SCENE ONE

“老冰……”

“Hansel,I'm here.”

Steve用他那双海蓝色的温柔的能溺出水的眸子深情的望向Tony。

……

望你个麻批。

Tony默默别开脸。

堂堂美国队长竟然穿了一身女仆装……

还附带兔耳发卡……

好特么健硕的一只兔子……

复仇者联盟吃枣药丸……

见Tony半天不说话,一旁的Peter有些急了,小声的向他喊:“台词!Stark先生!台词!你听到……”

“你听到小贱人正准备谋杀我们了吗?”

正处叛逆时期的Tony·Hansel·Stark理直气壮的叫着自己继母“小贱人”。

“不要担心,我有个计划来拯救咱们。”

Steve依旧温柔的望着他,但却轻轻皱起眉头表示对偷偷改词行为的不赞同。

回答他的是个Stark式白眼。

“你咋拯救?”

Tony一脸“瞅你那损色你能咋滴”的不屑。

“小声点!我要出去在月光下捡些东西。”

Steve向Tony眨眨眼睛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

Statk先生撇撇嘴。

“现在,去睡觉吧。”

他走上前,将唇印在Tony的额上。

“Good night.”

身穿女仆装的美国队长费力地拖着裙子向外走去,却没发现身后的花花公子因为那一吻羞红了脸……

夜色正好。

如果Steve没有因为高跟鞋老是狗啃屎就更好了。

SCENE TWO

“Get—— up—— lazy childr……”

“去你妈个鸡!”Tony一个枕头扔了过去。

“是的,亲爱的孩子们,你们要和我去森林里砍柴。”

对于儿子侮辱自己新妻子的粗鲁行为毫不在意的父亲Natasha温柔地撕裂了儿子和儿媳的唯一一床被子。

Tony(被吓得)睁开大眼,瞧见身着亚麻色布衣外套绿色马褂的Natasha正面无表情地背着一把顶两个她大的斧子。

再看看把那斧子……

卧草……

这……

这这这!!!

这特么是个充气的! !!!

Tony深深地为剧组的不要脸不要皮所感到震惊。

尼玛剧组还能再走心点儿吗?!

反正都没特么卵用那你咋不特么背一胸大屁股翘的充气娃娃呢?!

他向导演那望了一眼,结果发现光头导演正和鲨鱼牙副导演搞得火热,根本不理会他幽怨的小眼神儿。

默默移回视线……

这破剧组吃枣药丸。

扭着屁股犯着骚的Clint强势的把两坨棕色的类似于面包的固体塞到不知何时起床的Steve怀里。

“这呀~可是面包~你们呐~给我到了森林再卧草!!”

起床换好衣服的Tony一脚踹翻了自己的继母。

“走吧。”

他牵起Steve的手,两人相视一笑,无视慈祥的父亲径直迈开步子走出家门。

天色正好。

如果没有在Natasha嘲笑Clint后传来他杀猪般的怒吼声就更好了。

SCENE THREE

Steve在Tony无声的注视下勤快的向地上扔着东西。

“Gr……etel……What ……are you doing……”

听见Tony终于说对了一回台词,Steve高兴的抬起头向他投去赞许的目光。

“I'm dropping white stones along the way. When the moon is shining bright, we'll find our way out.”

Tony满脸“妈的智障”。

只见Steve正勤快的将裙摆撕成一缕一缕的布条然后欢快的抛到地上,头上的兔子耳朵随着他的节奏一摆一摆。

……

你对这裙子还真是恨之入骨啊……

看着Steve下身只剩下一条小裤衩,Natasha沉默地心想着自己要不要上去扒掉Tony的衣服之后直接把他推到Steve怀里。

思考再三,慈祥的父亲觉得小两口之间的事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好了。

毕竟护妻狂魔Rogers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动他家大宝贝儿的人。

不管男女人畜。

于是她把两人晾在所谓的丛林深处后立马窜了。

美名其曰:“家里的老婆还等着她做饭”。

然而她拐了几个弯儿后就偷偷的藏了起来。

果然不一会儿就传来了“嗯嗯啊啊”的声音。

慈祥的父亲默默无闻地掏出了一支录音笔。

在丛林深处腻腻歪歪痛痛快快地打了场野战后Tony衣衫不整而满足的窝在Steve的怀里。

Steve结实的双臂将他圈在怀里,Tony闭上眼静静地聆听着他有力而规律的心跳声。

“Steve……”

胸前传来爱人略带沙哑的声音。

“I'm here.”

Steve捧起他的脸,继而在那漂亮的焦糖眸上轻轻一吻。

“我们别回去了……”

Tony蹭了蹭他的下巴,眸中仿佛有万里星辰。

“直接去找糖果屋吧。”

他瞟了一眼隔着老远的两个和他们一样也在腻腻歪歪的狗男男一眼。

“反正那俩破导演肯定急着拍完然后赶回老家结婚……”

Steve愣了愣,随即笑弯了眼眸:

“我也爱你,Tony。”

SCENE FOUR

Tony拉起Steve的手继续向前走。

下身上仅剩的一条小裤衩使美国队长成为森林里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

尽管后来他穿上了裤子。

Steve指向前方:

“Listen!The bird's song is so beautiful that we should follow it!”

Tony随着爱人手指的方向望去——

Tony甩开了爱人的手。

Tony表示他再一次为剧组的不要脸不要皮所感到震惊。

你们省买鸟的钱就省吧。

起码找一个像样点儿的模型也行。

可你他妈让那么大一只绿巨人蹦哒来蹦哒去嘴里还特么哼着拒绝黄赌毒是怎么回事儿?!

这破剧组吃枣药丸啊吃枣药丸!

Tony表示他对眼前“漫天蹦哒还哼着拒绝黄赌毒的绿巨人在森林里快乐的嬉戏着”的景象感到惊恐。

惊恐到他说话舌头都不利索的地步。

“Lo……look……It's leading……us to……to a house……house made of bread, cake and candy……”

身旁的Steve不仅没有感到惊恐,反而用他那感人的演技竭力的描绘着Hansel的惊喜,他转过身,扣住Tony的肩膀,满脸兴奋的表情:

“Let's eat a part of the house~!”

兴奋到最后的“house”都拐了个销魂的弯……

此时,他们却听见从房子里穿出来一个老女人的声音——

“Who's that?Who's brave enough to eat my house?!”

Tony和Steve向门前看去——

只见披着黑色长袍带着白色假发的独眼巫婆Nick·Fury缓缓走出……

……

Tony面无表情的盯着他。

神盾局吃枣……

好吧……

已经丸了。

科科。

我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想笑。

END